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aotianying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幼喜欢舞文弄笔,但由于条件限制,没有发展,最近重拾旧梦,经常有小文在各地发表,甚感欣慰!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父亲  

2010-11-14 17:35:13|  分类: 怀念父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父亲 - 郝天鹰 - haotianying 的博客

     文/郝天鹰

   楼下绿绿的草坪上落满了黄色枯萎的叶子,秋风轻轻地吹来,又有一些叶子象蝴蝶一样从枝头片片堕落,一阵伤感袭来,我禁不住满脸泪滴。父亲在09年9月17号晚永远地离我而去,享年75岁。一年多来,悲痛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我心头,想写点什么寄托我的哀思,但每当提起笔,就哽咽在喉,不知从何写起  ,父亲的善良和对我们的疼爱一一浮现在我眼前。

  ,我和大弟相继出生在六十年代的中后期,那时候生活还很艰难,母亲体弱多病,全家就靠父亲一个人挣工分。那年代的工分就是口粮,每到分粮的季节,会计都会一家家的合计总工分,按工分的多少分给粮食,记工分的过程,我亲眼目睹过,一天一记,有各生产队会计执笔,队长审核,本人自报一晌还是一天,到会计落下笔的刹那间,每个人才好象一块石头落了地,因为这一刻一天的辛勤劳动才被大伙承认,也好象看到自家的口粮又增加了一捧。每到黄昏,劳动一天的人们聚集在煤油灯下上分的急切心情可想而知,父亲那时是生产队长,白天挥汗如雨带领群众奋斗在田间地头 ,从没缺过一个工,晚上还要为生产队的大小事劳神费心,常常忙的忘了自己。每当分口粮时,细心的母亲发现别人家同样是一个男劳力,同样是五口人,我家分的粮食总比别人家的少,母亲百思不得其解,后来督催姐姐每到傍晚看着父亲,才发现父亲常常忘记记工分,面对母亲的埋怨和眼泪,父亲常常象做错事的孩子,惭愧的低着头一声不吭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父亲就是这样,虽常常对家人心存愧疚,但把集体和大伙还是放在了第一位。记的得为了大伙增加收入,七十年代农闲时候他带领社员还搞起副业,做起了豆腐。刚开始那一年的秋天,秋雨连绵,通往乡村的小道,泥泞难行,况且那时候卖豆腐只能推着木制的独轮土车子,象小贩一样 沿街叫卖,对负责卖豆腐的社员也有规定,一天至少卖出一个豆腐(大约35市斤),豆类、地瓜干、玉米都可按比例兑换,但缴到队上的粮食总数必须和卖出的豆腐斤两相符合,否则 就受到扣工分的处罚。那时侯受生活条件的局限,豆腐也是老百姓的奢侈品,社员们没有宾客来临,谁也不舍得吃一斤,卖豆腐的社员起五更赶到附近的村庄,常常是喊哑嗓子,到天黑才好不容易卖完,好几个人干了几天都知难而退了,父亲只好亲自出马,头几天也不顺利,善良的父亲称豆腐不光足斤足两,还常常搭给人家一点,有一些刁钻的买主给的粮食,缺斤短两还质量低劣,他能将就的,就不去计较。有几回换来的粮少了就拿自家的地瓜干补上。父亲的实在厚道的美德,很快在临近的几个村庄传扬,豆腐也打开了销路,后来他卖豆腐的速度比任何人要快的多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父亲不光对集体热爱,对邻居的帮助更是不遗余力,记得有一天深夜,父亲被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,父亲披衣下床打开门,发现是邻居大爷爷的儿子,从他的哭诉中得知,大爷爷病危咯血不止,父亲二话没说,顾不得给家人交待一声就急冲冲的把大爷爷抬到乡医院,到达医院已是凌晨,经过医生的检查,诊断结果,大爷爷急需输血,医院里没有储存的合适血液,医生只能在陪同的人们中寻找相匹配的血型,在那艰苦年代里,由于营养不良,有许多人患有贫血症,人们视自身血液的珍贵程度仅次于生命,好几个胆小的人在检验时都偷偷溜走,经检验只有三人符合献血标准,父亲的血型是0型血,其余的两人是大爷爷的儿子和侄子。父亲毫不迟疑地撸起袖子督催医生:快抽我的血吧!救人要紧。那时候饱经风霜的父亲,满脸皱纹象大大小小的沟壑纵横交错,不到五十岁的人苍老的象六旬老人,医生看了看又黄又瘦年龄偏大的父亲有些迟疑,并问父亲: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?父亲果断的回答:我和他们是一家人。当父亲献出400cc鲜血,脸色就变的苍白的吓人,头晕目眩的不能站起,回到家由于条件有限又没有好好的休养,此后他被严重的贫血症困扰和折磨了好几年,直到日子富裕后才痊愈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我们小时候,一年四季赖以生存的口粮主要是地瓜,一天到晚的饭菜就是咸菜、辣椒、煮地瓜、蒸地瓜、熬地瓜干、蒸地瓜窝头,分到一点杂粮也不舍的吃买掉,为的是多换来几斤当时最便宜的地瓜干,就是这样节省,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,有些人家还常常断顿,大人们常常撵着刚放学的孩子去挖野菜。人们常常埋怨春脖子太长,眼巴巴地盼望夏天的到来,老人们总是念叨:吃了新麦死了不亏。母亲把从队里分到的,能吃的东西,精打细算,一一利用起来,豆饼用水泡软,熬野菜粥,在我们孩子嘴里还算美味,因为豆饼里虽然夹杂着一丝丝蓖麻丝,但还含有豆类的一股清香,可母亲做的棉种丸子我却不敢恭维,棉种丸子顾名思义就是棉花种子用石碾子压烂后团成团,用沸水煮熟而成的,嚼在嘴里不但粘牙还难以下咽,免强咽下去还粗糙的扎喉咙,由于含有大量的棉纤维和毒素,吃下去大便常常排不下来,幼小的大弟虽不知丸子是何物做成的,但每看到锅里出现这种丸子,都大声哭着:娘,我不吃沾牙的丸子,您可别叫我吃丸子了。直哭得母亲垂泪,父亲唉声叹气。为了给大弟增加营养,多少个盛夏的夜晚,父亲不顾一天的劳累,提着一盏昏黄的马灯摸知了到深夜;多少个秋天的凌晨,不顾大运河的水冰冷刺骨去捕鱼;多少个大雪纷飞的冬日,领着我们去捕麻雀,可他从来也不舍得尝一尝。记得那一年,生产队的耕牛病死了,牛肉被卖掉 ,只剩下牛胃无人过问,深夜,孩子和老人都睡了,男劳力们再也按耐不住,把那牛草包简单地洗了洗就按在队里的大锅里煮熟,不用任何调料就狼吞虎咽的分食了,常年不闻肉滋味,父亲虽然也垂延三尺,但一想到谗的象猫一样的大弟和我,就拼命忍住,把分给自己的那一块包好拿回家,喊醒我和大 弟,看着两个孩子香甜地吃着,父亲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来。后来父亲常常故意问大弟和我:那天给你们的牛肚吃着香不香?我和弟总是异口同声地大声说:香!后来才知道就在煮牛胃的第二天早晨,刷锅的父亲发现锅盖上溢满了牛粪的泡沫。父亲经常说:唉!想起那艰苦的年月,我们对现在的生活应该满足、满足、再满足!    

   我和大弟相差三岁,母亲照顾幼小的大弟,常顾不上稍大一点的我,记忆中我的童年基本上是在父亲的呵护下度过的,受委屈哭了,父亲用粗糙的大手给我抹去眼泪;病了,父亲的脊背就是我的病床;冷了,父亲的怀抱就是我避风的港湾;困了,躺在父亲身边,就象躺在温暖舒适的摇篮;寂寞了,父亲就搜肠刮肚地讲一些民间故事逗我欢笑。记忆中的父亲从来没发过脾气,大声呵斥过我们,对我们的疼爱,几乎成了溺爱,弟弟让父亲当大马,他就笑着匍匐在地,驮着他在屋子里爬行,直乐得弟弟一边笑着,一边高兴地大声喊着:驾、驾、喔、喔~~~~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岁月如梭,一晃风风雨雨几十年过去,到了国富民强的今天,父亲也成了白发苍苍的七旬老翁。容颜易改,善良的秉性总是难移。我们姐弟几个都已成年,他从没有向子女要求过什么,生活上还是那样俭朴,每当我们带着他的孙子及外孙女们去看望他,他都象个孩子似的,翻遍橱柜的各个角落,把他放置太久平时舍不得吃的已变干的点心和带皱的水果都找出来,只要孩子们吃了,他就会露出慈祥的笑容。饭桌上只要儿孙们爱吃的,他还是不舍得动筷,任凭家人的磨破嘴皮的劝说,不改初衷。邻居们有什么难事,他还是事事放在心上。农忙季节他除了整日在田里劳作,还自费买了打气筒,义务为乡亲过往的车辆打气补胎,乐此不疲。就在前年夏天,他老人家去七里外的集市买西瓜,卖瓜人多找给了他五元钱,父亲回到家发现后,不顾炎炎烈日的烘烤,顾不上擦一下满头的汗水,骑着小三轮车,一刻不停得给卖瓜人送回去,惹得弟媳笑着喊他傻老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父亲是千百万劳苦大众中的一员,他是平凡的,而他的许多品行又是高尚的。受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,我们姐弟四人都踏踏实实地工作在祖国的各个岗位上,严以律己宽以待人,努力地做一个忠厚老实的普通人

父亲最后的日子里,还在为儿女们着想, 拒绝多次住院,心疼那些医药费 ,怕给儿女们增加经济负担,固执而又任性。卧床后,只要有一丝力气,就挣扎着起床大小便, 为的是不给儿女们添麻烦,一直坚持到临终前的几天里 。他清醒的时候,从来没喊叫过难受 ,常常在床上一声不响的辗转反侧,独自忍受病痛的折磨,只有在睡熟时才传来不能自制的呻吟声。每当看到瘦弱的我陪在他的身旁 ,他心里就会过意不去,连连唉声叹气,一直嘟囔:唉!你那么瘦还要照顾我!眼睛里装满了疼爱。父亲啊!在您最后的日子里,您还把您忠厚和善良的美德演绎的尽善尽美 ,使儿女们万般的不舍您离去。

  父亲啊!今生再也不能见到您,您在天堂里是否还记得住我的摸样?如果有来生,我还要做您的女儿 。父亲啊!您放心的离去吧,我知道您一直希望我健康、快乐 ,我会擦干眼泪继续乐观地生活下去。停下笔,才发现夜幕降临,从阳台上抬头望去,秋日的夜空里闪烁着一颗明亮的星星 ,我出神的望着,好象看到父亲慈爱的眼睛。岁月如梭,又一个中秋节临近了,今年的中秋月圆人不全,父亲啊,您和我已阴阳两隔,使我倍感伤悲。亲爱的父亲, 您一路走好,不孝的女儿遥祝您在天堂幸福到永远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