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aotianying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幼喜欢舞文弄笔,但由于条件限制,没有发展,最近重拾旧梦,经常有小文在各地发表,甚感欣慰!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父亲的温暖  

2010-11-16 18:54:38|  分类: 怀念父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郝天鹰

   我和姐姐相差八岁,生我时母亲已经三十岁了,人到中年还没有儿子,在当时的农村会受到了严重的歧视。对门的大娘和母亲同岁,已有了三个儿子,且个个白胖,她整天嘲讽母亲,总想把自己的三儿子过继给我家,要强的母亲气愤的连连拒绝,总想再生个儿子支撑门户。在童年的记忆里,母亲常常郁郁寡欢,对我及其冷淡,每当我受了委屈,父亲的怀抱就是我避风的港湾。

  后来,大弟降生了,他的到来一下子让母亲振作起来,觉得生活有了奔头。印象中,大弟就是母亲的宝贝,那时候生活困苦,队里分的粮食有限,白面更是稀罕,母亲把仅有的一点白面都用在弟弟身上。我和大弟相差不到三岁,每当看到弟弟备受母亲的宠爱,冷落在一旁的我去父亲那里寻找温暖!

  父亲生性老实善良,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,母亲的偏心更激起了他对我的爱怜。他常常趁母亲不注意时,偷偷地拿出一些专为弟弟预备的干饼给我吃,或者在买东西时暗自留下一分钱,给我买来糖块,使我的童年有了一丝甘甜。

  六七十年代的农村,贫穷落后,没有娱乐项目,晚上照明都是用柴油灯,那时柴油也很金贵,没有什么要紧的事,也舍不得点燃,极尽节省。冬天的夜里,长夜漫漫,狭小的土房里没有任何取暖设备,寒冷的夜里,幼小的我总是早早的上床,躺在被窝里,缠着父亲讲故事,劳累了一天的父亲总是不厌其烦,搜肠刮肚地哄着我,直到我安然入睡!

  大弟小时候很顽皮,在加上母亲的纵容,总是以看我哭为乐,常常趁我不注意推到我,然后哈哈大笑,懦弱的我不敢去和他对抗,只好一边哭一边去告诉父亲,父亲总是摸摸我的头,说句安慰话,规劝弟弟不许欺负我,虽然不起作用,但我的心里还是好受了许多!

 那时候农村做饭都是烧柴禾,烟熏火燎,又脏又呛人。我放学后,也是父亲收工的时候,父亲只要看到我在帮母亲烧锅,他都会心疼地拉起我,不顾自己精疲力尽,麻利地坐在灶台下,看着父亲被火苗映红的脸庞,那么多的沟壑纵横、消瘦而又黝黑,我的心灵常被深深震颤,不止一次地泪水迷离。

  我打小就柔弱,经常感冒咳嗽。记得那年冬天,我又病倒了,因为农村缺医少药,一直也没痊愈,父亲不知在那里听到白茅根能清热,不顾天寒地冻,去村北的沟埂上刨毛茛,北风凛冽,父亲的手冻得失去知觉,冬天的土地被冻的象石头一样硬,父亲用镐头拼命的刨,累的满头大汗,把虎口都震裂了,当他蹒跚着回到家中,盛毛茛的袋子沾满了父亲手上流下的鲜血。

  听刘和刚的《父亲》,我的热泪随着歌声流淌,“我的老父亲,我最疼爱的人,生活的苦涩有三分您却吃了十分,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,央求您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——”这是歌中的父亲。父亲啊,我的老父亲,这歌中浓浓的情感,岂不是女儿的情感。 父亲啊,太多的记忆里,我不能一一诉说,我常常想:要 不是父亲的呵护,我的童年就会有太多的黑暗和辛酸。父亲啊,虽然您已离去,但您给我的温暖,足够我一生享用,每时每刻我都会深深地怀念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6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